<legend id="677iv"><i id="677iv"></i></legend>

      歡迎來到中國國際文化聯合會官方網站!

      藝術人物網站首頁  > 藝術人物

      陳丹青:我不是趨時的人 但我非常清楚我過時了

      錄入日期:2016-8-5 整理: 中國國際文化聯合會-是由中國文化聯合資源中心、中國國際文化聯合會、美中文藝交流發展中心聯合主辦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現在的年輕人要畫血腥、暴力,跟我們年輕時候要畫解放軍、保衛邊疆,其實是一回事,是我們跟不上潮流了,我不是一個趨時的人,但我非常清楚我過時了。

      6月18日,中國油畫院舉辦的“藝術家開門行動”第一期如約舉辦,從320多位報名者中抽選出的10位幸運粉絲走進了陳丹青的工作室,與他們想象的不同,陳丹青的工作室沒有散落一地的原料,反而是一種空曠、整潔的感覺,陳丹青笑著說,為了迎接你們,我花了整整兩天時間來打掃,你們來之前,我這里就像是被炸彈炸過的一樣。

      在開場各個參與者做了簡短介紹后,活動進入到了問答環節:

      圖注:10位幸運的小伙伴如約而至陳丹青工作室10位幸運的小伙伴如約而至陳丹青工作室
      圖注:工作室一角工作室一角

      問:油畫家在工作室一天的工作過程是怎樣的?

      陳丹青:我每天進到工作室的流程是這樣的:第一件事是撒尿,第二件事是點煙,之后如果沒有亂七八糟的事情打電話找我,我就到洗水池旁取我上一天工作完泡著的筆,用餐巾紙把水分濾干,把上一天的油畫渣洗掉、擦干,一塊一塊的擠顏料,這個過程大概是半小時,之后坐在椅子上翻看上一天畫的畫,哪里畫壞了,哪里看起來比昨天更得意,一根煙抽完就開始干活,干活是非常乏味的過程,很多人說我想看你畫畫,其實我小時候也喜歡看年紀大有成就的畫家畫畫,我看了10分鐘就走了,這其實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就像是女人在打毛衣。

      自畫像自畫像

      問:是否是一種用潛意識在畫畫的狀態,像是整個人進入冥想的狀態?

      陳丹青:有點接近,畫畫的時候是沒有腦子的,但是眼睛非常敏感,把我眼睛蒙起來,我知道調色板的黃色在哪里,土黃色在哪里,這是一個習慣性動作,通常畫到半小時左右,就會休息一下再繼續看,我現在畫書還好,但如果畫模特的時候就會很辛苦,因為模特保持一個動作10分鐘就會覺得苦,所以我會一邊保持跟她聊天同時腦子里想著這張畫,不能說是冥想,它是一個工作過程,一個緊張的工作過程。

      畫人體更為緊張,主要有兩個原因:一、人很不容易請,二、人體是最難畫的,我到現在沒有畫出一幅好人體畫,畫肖像要好一點,我最拿手的是畫肖像,畫人體光是從擺姿勢開始,就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

      西紅柿西紅柿

      問:小時候為什么會喜歡畫畫?

      陳丹青:我們小時候喜歡畫畫是一些非常物質的原因:第一,喜歡聞到松節油的味道;第二,喜歡顏料抹在畫布上是發亮的感覺,我14歲第一幅油畫畫完之后立刻就拿到燈光下照,結果發現沒有亮光,后來才發現我用錯顏料了,人家給我的是水粉顏料,所以我第一場畫是假的油畫,但當時已經覺得自己就是油畫家了;第三,喜歡油畫箱,我一直到出國都沒有自己的油畫箱,我家里很窮,我后來用的是別人用剩的殘次的油畫箱,一直用到到美院去考試;第四,喜歡畫匣子,綠色帆布的那種,里面放幾張紙畫素描,最得意的是背著畫匣在街上騎自行車,假定有人在看我,所以小孩喜歡畫畫其實處于虛榮心,很簡單,所以我不愛看描寫畫家的文章,寫得很浪漫,但其實只是出于很簡單的原因。

      松江農舍松江農舍

      問:您那么小在畫畫方面就已經有很有天賦了?

      陳丹青:這絕對不是天才,有很多人在十幾歲時可以畫得非常好,我痛恨現在的教育,就是他們把這部分扼殺了,我們都小看小孩子了。

      江浦農民江浦農民

      問:中國油畫離西方國家還是有一定差距,我們是否可趕上或者超過他們?

      陳丹青:這個跟國家要富強是兩回事,就像洋人永遠趕不上中國山水畫,不可能趕上,只能說我們會畫出一些洋人畫不出來的油畫,因為我們的感受是自己的,比方畫內蒙,讓一個洋人油畫家來畫,他不一定有中國油畫家畫得好,但是就油畫論油畫,我們不可能超過也沒有必要去跟他們比,這是人家的藝術,就像他們不會畫山水畫、不會寫書法,不可能會有一天英國出來一個書法家跟齊白石、文征明比。

      有意思的是,為什么最后全世界都學西洋人的油畫,本來地圖上只有一小戳人在畫油畫,因為他們創造了一種可以覆蓋全世界的文明,我們沒有創造一種可以覆蓋全世界的文明,但我們有很好的文明。

      臨摹達芬奇臨摹達芬奇
      臨摹米開朗琪羅臨摹米開朗琪羅

      問:我去年看中央美院畢業作品展,里面有太多當代的作品,我印象深刻的是有膀胱、尿道、腸子、血淋淋等的東西,看起來十分怪誕,感覺很難在中國看到像我喜歡的塞尚這樣的作品,這好像已經是一種潮流,是我跟不上這個潮流還是咱們現在培養出來的學生是在退步?

      陳丹青:是我們跟不上潮流了,50、60后都過時了,無論是人還是作品,我現在拿的是非常過時的東西給你們看,我不是一個趨時的人,但我非常清楚我過時了。

      再者,這些青年要畫內臟、膀胱,跟我們年輕時候要畫解放軍、保衛邊疆,其實是一回事,那是我們那時候的時髦,現在畫膀胱是現在的時髦,年輕人都喜歡趕時髦,我要是現在20歲在中央美院,我很可能去畫膀胱,我的趣味不是這樣的,但這個假定已經不可能了,我不能設想自己今天如果是個90后,我可能還嫌這個不夠前衛、出格。

      英法德一直到今天,公眾也還是不能接受類似這樣的東西,但是公眾不會奇怪,不會非常反感這些東西,當一個文明允許各種驚訝的時候,你真要做出讓人驚訝的東西挺難,總有一種外部的刺激讓你覺得這個東西牛,你才要去做這件事,每一代人都是這樣,就像我們小時候畫的畫都是從蘇聯看來的,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真的過時了。

      白求恩白求恩

      問:藝術家和工作室是什么關系?

      陳丹青:工作室就是作案的地方,畫家在中國被夸張化了,談起藝術家好像很不得了,畫室同時也被浪漫化,但國外不這樣,畫室就是干活的地方,至于某些人而言,真的就像作案的地方,他必須進入這個房間,他才有狀態去創作,我也是這樣,我出國前從來沒有過自己的畫室,也沒有幾個人有資格有自己的畫室,因為那時中國住房緊張,我在中央美院的一個老師,他50年代在蘇聯留學,他教我的時候已經過50歲了,他感慨沒有住的地方,也沒有畫室,30多年去了,現在隨便一個畫家都有自己的畫室,有干活的地方。

      小卞小卞

      問:藝術家開門行動有沒有價值被打開?

      陳丹青:這個活動在國外很早就有了,叫open studio ,就是打開作坊讓大家進來看,藝術家也希望畫廊經紀人、畫廊老板以及有錢人能夠到其畫室去,他們定期打開大門讓所有人都可以進去,比如每周六下午從12點直到5點,但美國人少,愿意進去的人更少,因為他們沒有把藝術神化,畫家就是窮畫家,我到德國訪問過年輕藝術家,一天到晚開著門干活,希望有人進去看,展示自己的空間,也許在中國的通縣、宋莊可能也有很多藝術家希望有人去看,我也很樂意大家來玩,但是做不到像國外這么自然。

      在中國做這件事比較難,打開門誰都會進來,在中國藝術家被神化了,尤其是49年以后,出現了各種美術家協會、雕塑家協會、版畫家協會等,讓人感覺好像很牛。

      (作者:陳曉玲)

      關鍵字:  陳丹青:我不是趨時的人 但我非常清楚我過時了  


      威海屬相街文創設計大賽,當“90”、“00”后設計師遇上傳統文化

      威海屬相街文創設計大賽,當“90”、“00”后設計師遇上傳統文化

      屬相文化作為中華民族特有的傳統和創造,具有深刻文化……
      2021北京國際攝影周:​探索影像藝術的速度、深度與角度

      2021北京國際攝影周:​探索影像藝術的速度、深度與角度

      新時代,信息記錄與傳播方式越來越迅捷,觀看角度更加……
      冬奧燃起冰雪熱

      冬奧燃起冰雪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北京冬奧會是我國重要歷史節點的重……
      第七屆中國畫節在山東濰坊成功舉辦

      第七屆中國畫節在山東濰坊成功舉辦

      第七屆中國畫節于2017年4月14日——4月18日……
      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3D无码

      <legend id="677iv"><i id="677iv"></i></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