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677iv"><i id="677iv"></i></legend>

      歡迎來到中國國際文化聯合會官方網站!

      藝術人物網站首頁  > 藝術人物

      汪建偉:中國人不能好好欣賞當代藝術?

      錄入日期:2016-8-6 整理: 中國國際文化聯合會-是由中國文化聯合資源中心、中國國際文化聯合會、美中文藝交流發展中心聯合主辦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汪建偉是中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新媒體和裝置藝術家之一,也是中國當代最具跨學科思考和實踐的藝術家。

      他將現場表演、劇場、電影制作與雕塑、記錄性攝影、具象及抽象畫作聯系在一起了。他極富創新、技藝、精湛的表現和復雜的實踐與中國當前社會及政治生活中最熱點的話題密切結合。

      一刻talks聯合美麗中國,特別邀請汪建偉分享他眼中的藝術與教育。

      汪建偉 當代藝術家
      汪建偉 當代藝術家

      中國人不能好好欣賞當代藝術?

      因為科學教育的缺失

      第一,我很榮幸有機會表達我對教育,尤其是中國從事教育工作的人的一種尊重。

      第二,我感覺到很幸運,有時候藝術家他的工作不是為了大多數,也不是為了一個潛在的少數。而是他相信他的工作會跟所有需要付出努力的工作一樣,是可以分享的。

      作品名稱:三岔口
      作品名稱:三岔口

      藝術教育這一個詞稍加停頓的話,它就有三個方向,藝術、教育、藝術教育。其實這是三個完全不同的方向。

      把這三個詞分離出以后,我想找到三個跟我個人的實驗有關的對應的詞。比如說啟示、突圍,或者是排演。當代藝術一直就是在一種悖論當中工作,這種悖論就是我們要用已知的知識來挑戰,或者是修正我們說的未來。

      我們要用我們已有的東西去評判它,就像我們必須要用美術史來判斷我們要挑戰的事情。這個困境一直在纏繞著當代藝術。

      我的工作就是在一種困境當中的工作。我也想今天很誠實地把我自己面對困境的這部分工作,來跟大家分享。

      作品名稱:收容所
      作品名稱:收容所

      我是從插隊開始學習藝術的,大概是1975年左右。沒有電視、沒有雜志、沒有電影,什么都沒有。我只是學習了想學習一門技術,這個技術使我能夠有能力去展示或者是去連接一個在想象中的事物,我們要有去創造我們現在沒有的事物。所以藝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用一個我們約定俗成的知識去教育別人。

      其實真正打開我現在的工作是科學。有三本書對我有一種致命性的顛覆。

      第一本書就叫《大腦設計》,艾什比寫的。他把大腦類比為一個輸出輸入的機器,提供了一個新的去研究復雜性問題的一種技術,他展示了一種完全不同的看事物的方式。

      \

      第二個叫《人有人的用處》,是控制論的先驅維納寫的,他認為,人和機器之間,有一個共同的類比,就是通信。如果我們從通信方面去了解人跟社會之間的關系,那么無疑又找到了一個新的看世界的方式。

      最后一本書叫《微觀物理學的啟示》。波爾父子提出一個非常精彩的觀點,叫“波粒二象互補”,他們認為光既是粒子也是波。

      “波粒二象互補”,給了我們另外一種看世界的方式,就是矛盾也是一種觀看世界的方式。我們以前在處理矛盾的時候,總是想要協調矛盾。但是微觀物理學早在100年前就告訴你,一個矛盾的完整性,是你必須要接受的。

      我覺得科學帶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就是,他從我們已知和已有的經驗里,展示了一個我們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接觸社會的途徑,我覺得這個東西是非常重要的。

      一個藝術家,為什么會在科學里找到一種知識的相遇?很重要的一點,叫“知識的普遍性”。我覺得當代藝術實際上最關鍵的一個平臺,或者一個教育的平臺,在中國遲遲沒有建立起來,就是知識的普遍性如何通過學科之間的交流,達成。

      作品名稱:凝視
      作品名稱:凝視

      美麗中國志愿人員要去貧困山區,它非常吸引我,就是因為我這個行動非常非常感興趣。因為任何事情如果只談我們的可能性的話,對我來講毫無意義,對教育、對當代藝術都毫無意義。

      其實當代藝術早在30年前,全世界所有的藝術家都是用同樣的方式在工作。中國還停留在由美術史和藝術史來告訴你,用某一種工具所限定的一種工作,比如說油畫、版畫,然后創造出一系列的特殊性經驗,然后大多數的人由于沒有受過這種特殊性的教育,他就沒有辦法接觸到這種特殊性的經驗。

      但是今天藝術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學科里的事情,藝術跟教育在這一點上,它真的達成了一致,它是一個社會新的知識和社會、個人之間的一個粘合劑。

      \

      我們都注意到達明安·赫斯特的市場天價,但是你研究一下赫斯特,他在學校(倫敦哥德史密斯學院)二年級就開始試著用科學和藝術綜合去考慮藝術。他有一個很著名的作品,把一條鯨魚泡在福爾馬林里。

      當時所有人都認為這是殘暴,或者是暴力。當時我第一次看見這個作品的名字的時候,我的英語不足以理解這個很長的名字。我就找了一個英語專家,他說這個名字非常難懂,但是是一個哲學命題。它的大概意思是,生前如此兇猛的一個動物,它會在生前想到它死后是這樣的。這是一個跟英國傳統的人類學、人種學和博物學有關的一個知識。

      我為什么談到這個呢?我們可能只是用市場的價格去理解赫斯特,但是赫斯特創造這樣與眾不同的作品的時候,他恰恰是超越了我們現在對藝術的這種普遍的認識。他恰恰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在思考藝術的。

      \
      作品名稱:隔離

      有個人問過我一個問題,說怎么能夠理解藝術?我說那你是怎么做這個工作的?他說他在看任何展覽之前他要做功課,去網上查,這個人在想什么,這個人在干什么?然后他才進來面對他(藝術家)所有的作品。但是你知道這個時候(他)犯了一個致命性的問題,在網上查的這些知識,跟作品之間已經有一個隔離。你已經不可能直接面對他。

      拉圖爾20年前,在法國就試圖把科學的方法、哲學的思考,和藝術的實踐,三者放在一起,共同工作。其實我一直是用這樣的方法在工作。

      所以我當時回答這個觀眾,實際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知識,這個時候你再做學問,再做功課,其實這個知識都是你臨時抓來的,最后就算是你理解了藝術,可能你永遠是處于一種臨時性的知識來理解。這樣的話我覺得很不公平,就是我們無法真正用自己的記憶和知識去理解我們面對的任何事情。

      我覺得“藝術不需要媒介”,這句話的真實含義是,藝術不需要用解釋去阻擋。我舉個例子,我們去看作品,很多人說我沒看懂,然后很多人就說你不知道嗎?這個是女孩子畫的,她家里很不幸,她父親怎么樣,她母親怎么樣,這個人說我明白了。你知道嗎?這個明白是一種道德劫持,是一種藝術之外的經驗劫持了藝術。

      所以我一直想談的是,我們能不能各自用各自的知識和學科,來對我們當下要做的一個事情負責任。我們在談科學和藝術,其實科學和藝術從來都是在一個起點上,因為它們都必須面對可能性,它們都必須挑戰已知。而且我們現在大多數工作,可能面對的是一個互通情報。比如說把科學領域的事情告訴藝術界,把藝術界事情告訴科學界。

      但實際上藝術和科學都在面對這個東西,就是現在沒有的,我們怎么去思考?或者我們怎么把它創造出來?我覺得真正的當代藝術就是在做這個事。

      作品名稱:表面的肖像
      作品名稱:表面的肖像

      從哪開始學習藝術?藝術來自于生活,必須要反映生活。這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藝術是反映生活的工具。

      我們形容一個藝術家好還是壞,我們會用這樣一套語言評價這個藝術家:通過他的藝術,反映了他的世界觀,反映了他的哲學態度。這個時候藝術是工具。然后我們面對群眾的時候,會說我們通過藝術,看到了美好的生活。你看,藝術還是工具。

      藝術一直沒有作為一個可以判斷的主體,如果藝術不是主體的話,那么它永遠就不可能被當作藝術本身來判斷。

      其實當代藝術是唯一踐行自由的一個地方,而且這個自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它是可以被分享的。這個自由的分享就是普世價值。當藝術必須要靠特殊性保護的時候,它就是腐敗的。

      那什么是真正的當代藝術?舉個例子,20年前我們第一次出國去看展覽,被某個作品所感動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作者的名字、性別、國家。他是用它的形式征服了你,而且不是它的特殊性。當我看到這個作品的時候,我感覺到這個藝術家走到這一步花了很長的時間,他擺脫了任何特殊性,他用他的勞動,直接創造了可交流的形式。我覺得做到這一步非常難,我希望我也是這樣的一種藝術家。

      我覺得教師教育就意味著我有某一種東西可以告訴你,然后你按照我的這個方式來做,同時我有權利對你做的進行滿意度估評。我覺得這很荒謬。

      我們的大學,真的在講當代藝術嗎?沒有。我們的博物館,不負責對大眾介紹當代藝術。媒體也不負責向公眾介紹不確定性的經驗。

      在龐大的一個國家里,三個這樣的機構都不承擔這樣的功能的時候,出現一個問題,就是公眾直接面對的就是專家。

      汪建偉首次美國個展“時間寺”展覽現場
      汪建偉首次美國個展“時間寺”展覽現場
      地點: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

      若干次記者說,藝術家是不是就要挑釁公眾?我說你知道我這一輩子活到現在,都不知道公眾在哪。就是這個問題是個偽命題。其實就是因為基本的教育的缺失,導致了我們在中間沒有一個合理的知識通道。這是第一。

      第二,我們在討論當代文化的時候,有哲學家、科學家、藝術家。但是一涉及到藝術,我覺得這個知識結構和知識量是不匹配的。最近幾年有一點改善。

      我其實講的就是我的一種工作方式,我愿意用這樣的方式來談,所以說我覺得一種個體的實踐,可能比我們總是去談宏觀的實踐,要正確。這是我的一種理解。

      關鍵字:  汪建偉:中國人不能好好欣賞當代藝術?  


      威海屬相街文創設計大賽,當“90”、“00”后設計師遇上傳統文化

      威海屬相街文創設計大賽,當“90”、“00”后設計師遇上傳統文化

      屬相文化作為中華民族特有的傳統和創造,具有深刻文化……
      2021北京國際攝影周:​探索影像藝術的速度、深度與角度

      2021北京國際攝影周:​探索影像藝術的速度、深度與角度

      新時代,信息記錄與傳播方式越來越迅捷,觀看角度更加……
      冬奧燃起冰雪熱

      冬奧燃起冰雪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北京冬奧會是我國重要歷史節點的重……
      第七屆中國畫節在山東濰坊成功舉辦

      第七屆中國畫節在山東濰坊成功舉辦

      第七屆中國畫節于2017年4月14日——4月18日……
      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3D无码

      <legend id="677iv"><i id="677iv"></i></legend>